Sunday, January 30, 2005

<活動回顧>2004/10/04王家祥--相會於哈瑪星


讀書會活動地點 : 打狗英國領事館

活動簡記:
人們越依賴科技,我們本有的感官與覺察能力也一點一滴的消失.

王大哥娓娓道著在山上一群拒絕都市文明的黑矮人的故事,做為今日讀書會的開場.有人生活在沒有現代通訊設備的山上,到了夜晚,沒有電時,他們竟可知道對面山頭的人在想什麼,靠的是心靈感應.這讓我們聽起來,像某種無法理解的神話故事,但確實有人有這樣的能力,每日依靠網路通訊,手機簡訊的我們,這樣生活著,是難以體會他們所說的那種感覺的.

他九年前與老婆離異,這重大生命轉折,也讓他重新思考,自己的生活.是繼續留在原本待遇不錯的台灣時報,抑或選擇離開,專心做文字工作者.後來決定離開,身上只剩七萬元的存款,開始了自由寫作與攝影的生活.走遍山與海,他自認,自己是走在邊緣的人.

對大多數在場的我們而言,活在社會中,就代表你活在某種體制與結構中.各種壓力,也會讓你無法完全依自己的步調活著.而即使是王大哥,他仍要擔憂著繳不出店裡租金,接下來不知要去哪,自由寫作,也會有出版社催稿的壓力.而每人又各自有不同的處境要面對,而為了稍微有一點意識的活著,似乎要靠一種自我修養的技藝,它不是一套不變的規則,或許是一種自己能發展出面對自己生活的態度,而同時也不失去自己與社會的聯繫.

王大哥那天說,他自己常跟很多人聊天, 就像在幫人作治療.那天有種感覺是,或許生活哲學讀書會成立目的之一,也是為讓大家可互相傾訴生活的種種, 互相學習,作為一日工作繁忙下的紓解吧.他很喜歡到高雄十全路上的玉市閒晃,有時在那裡擺擺地攤.總常會在那裡,遇到不少退休後賦閒在家的老人.他們不全是為了購物而來,但他們幾乎每週來報到.都市的發展,逐漸剝奪了他們本來習慣的小市集,街頭巷尾聚集,與人閒聊的生活世界,現在只能在這樣的聚散地,透過與人互有來往的討價還價,哈拉的過程,重新找回那種與人親近的感覺.

活動過後,王大哥帶大家沿著壽山步道,要尋訪螢火蟲去.後來雖並未真的找到螢火蟲,但途中做了個實驗性嘗試,要每個人依序,一個個獨自走過全黑沒有路燈,伸手不見五指的山道,下一個人要在前一人出發後五到十分才開始走,那是一種奇異的體驗,會感到有點害怕,身旁沒有人扶持,而下一步路也不知將通往何方,也不知是否會突然出現什麼,擋住你本來要走的方向,但你終究必須繼續走下去,途中也有人索性等下一個人前來,再並肩走完那段路.

★延申閱讀:

我住在哈瑪星的漁人碼頭

單獨令人高潮

彎腰撿垃圾






Read more!